主页 > 街拍播报 >

由同道大叔自爆“家丑”,看曾红透半边天的条漫大V们的现状

编辑:凯恩/2018-08-11 14:22

  读娱 | yiqiduyu文 | 赵二把刀

  网红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三五年——在微博最如日中天的时候,以微博为主阵地的条漫大v们几乎占据了各大网红排行榜的半壁江山。

  然而时光流逝,在微信、直播、短视频等平台纷纷粉墨登场成为风口之后,条漫大v们的影响力是有下降的趋势的,但近日爆发的一则“同道大叔”的原作者和公司管理层之间发生矛盾的事件,也使得读娱君将目光放到了曾经风光无限、吸金能力超强的这一群体,他们当下接广告的能力还强吗?又在转型这凤凰彩票(fh03.cc)条路上,走的有多远?

  如上图所示,在这份2015年的网红排行榜中,以条漫为创作方向的网红就有天才小熊猫、同道大叔、郭斯特、使徒子和伟大的安妮等,这些ID应该说是曾经的微博营销江湖的佼佼者,不仅每条微博的报价高达六位数,其创造的内容也深受当时的网友的喜爱。事实上,在商业运营上,这些条漫网红们也是各有想法,并且在这些年里在各自的方向有所发力,有成功转型为平台的,有做大估值后成功套现的,当然,也有坚持在内容领域创作的。  如上图所示,在这份2015年的网红排行榜中,以条漫为创作方向的网红就有天才小熊猫、同道大叔、郭斯特、使徒子和伟大的安妮等,这些ID应该说是曾经的微博营销江湖的佼佼者,不仅每条微博的报价高达六位数,其创造的内容也深受当时的网友的喜爱。事实上,在商业运营上,这些条漫网红们也是各有想法,并且在这些年里在各自的方向有所发力,有成功转型为平台的,有做大估值后成功套现的,当然,也有坚持在内容领域创作的。

  通过这几位大v的崛起和遇到的瓶颈,其实也可以看到内容成为风口之后,在资本助推下的风风雨雨,作为这其中的弄潮儿的起起落落,以及对于内容创业者而言,永不停息的朱梦之旅。

  卖掉“同道大叔”的同道大叔

  和管理层的矛盾,或许来自于“失落感”

  作为创始人,应该如何和卖掉后的企业相处,这或许也是很多创业者的课题。

  7月10日,同道大叔创始人蔡跃栋在朋友圈与现同道大叔管理层公开撕逼,称“CEO连续四天不接电话,自己想找公司谈个业务都难,在这里发个声明,以后同道大叔的业务都别找我”。对于蔡跃栋的指责,现同道大叔管理层、同道文化CEO章晋源的解释则是,周末回女朋友家订婚各种喝酒没顾上电话……

  对于这桩“口水仗”的真相究竟如何,只有当事人才能明了,但透过这件事,也可以看出“把企业当闺女养、当猪卖”的创业者,在卖出主要股份之后的失落感。  对于这桩“口水仗”的真相究竟如何,只有当事人才能明了,但透过这件事,也可以看出“把企业当闺女养、当猪卖”的创业者,在卖出主要股份之后的失落感。

  “同道大叔”是蔡跃栋一手打造的,以星座为主打的条漫超级IP,巅峰时期,在微博和公号上几乎篇篇都可以达到10W+,其商业价值自然也是水涨船高,据媒体介绍,在2015年,“同道大叔”就带来了5000多万的收入。而在自媒体之外,“同道大叔”也在这个IP火了之后,开始了扩张之举,在2016年公布了话剧巡展、舞台剧、咖啡馆、电影拍摄等计划…

  在资本市场,“同道大叔”也成为当时的宠儿。2016年底,12月8日,上市公司美盛文化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美盛控股以2.17亿元,收购同道文化72.5%的股份。同道大叔的原作者蔡跃栋通过这笔交易套现1.78亿元——从资本的角度来看,蔡跃栋的“同道大叔”项目回报率超高。  在资本市场,“同道大叔”也成为当时的宠儿。2016年底,12月8日,上市公司美盛文化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美盛控股以2.17亿元,收购同道文化72.5%的股份。同道大叔的原作者蔡跃栋通过这笔交易套现1.78亿元——从资本的角度来看,蔡跃栋的“同道大叔”项目回报率超高。

  但仅仅2年之后的当下,“同道大叔”这个IP的商业化遇到了瓶颈。“咖啡+线下”的生意似乎没那么美好,线下的咖啡店已经停业;而基于“同道大叔”的电影、动漫开发也都没有了后续,接手“同道大叔”的美盛文化,开始收缩战线,更聚焦于“广告”这个单一的商业模式——这或许,也是创始人和管理层当前矛盾的焦点。

  对于创始人而言,对于“同道大叔”的爱和希望是管理层无法比拟的,但管理层要为股东负责,更关注现金流和利润,这点,是天然的矛盾但也是国内IP整体开发水准决定的。

  以及,在一轮又一轮的风口之中,谁也不知道,新的“同道大叔”什么时候冒出来,成为广告主的新宠?

  1%不平凡的安妮

  快看漫画已坐稳国漫三强席位

  在以一篇“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刷屏之后,“伟大的安妮”开启了一段真正的创业之旅。

  作为条漫界的后起之秀,“伟大的安妮”在微博虽然成名较晚,但还是抓住了微博的流量风口,在短短的一年多的时间里,就成为知名的段子手,其创造的条漫也在微博上流行一时。但在成为知名的条漫作者之后,安妮也展现出了对于未来的强大的规划能力,在以“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刷屏为“快看漫画”带去了第一波种子用户之后,也开始转型成为一个真正的互联网创业者。  作为条漫界的后起之秀,“伟大的安妮”在微博虽然成名较晚,但还是抓住了微博的流量风口,在短短的一年多的时间里,就成为知名的段子手,其创造的条漫也在微博上流行一时。但在成为知名的条漫作者之后,安妮也展现出了对于未来的强大的规划能力,在以“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刷屏为“快看漫画”带去了第一波种子用户之后,也开始转型成为一个真正的互联网创业者。

  成立三年来,快看漫画迅速以条漫、高清、全彩等特点获取了大量年轻用户。截止到2017年12月,快看漫画总用户量达1.3亿,月活近4000万,日活近1000万。根据QuestMobile、极光、易观、猎豹大数据、速途研究院等第三方机构统计,快看漫画都已经成为和腾讯漫画、网易漫画成为国内漫画三大平台之一。

  在2017年,快看漫画也完成了最近一轮融资,,由Coatue Management 领投、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襄禾资本等跟投,融资总金额为1.77亿美元,估值也已经接近15个亿,成为漫画行业名副其实的“独角兽”。  在2017年,快看漫画也完成了最近一轮融资,,由Coatue Management 领投、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襄禾资本等跟投,融资总金额为1.77亿美元,估值也已经接近15个亿,成为漫画行业名副其实的“独角兽”。

  而那个曾经的条漫作者伟大的安妮,出现在公开场合中,也越来越商业范,从她嘴里也越来越的听到类似:用户、市场、作者扶持等名词…. 而她的微博里,也已经很少出现曾经的广告软文,以及动漫形象,更多的还是她的一些生活中的图像….

  快看漫画在未来能否保持独立发展不好说,但作为这个赛道的舵手之一,伟大的安妮已经对外释放出足够的成长性。

  网红身份之外

  更多的创作漫画的使徒子和郭斯特

  相对于伟大的安妮的彻底转型,和同道大叔的成功套现不同,曾经同属段子手网红这一阵容的条漫作者“使徒子”和“郭斯特”则选择了保守一些的玩法。

  如果当下要做微博营销的话,在各报价单中仍然可以看到“使徒子”和“郭斯特”的名字,而在他们的微博中,也可以看到确实仍然保持着相当的广告发布的节奏——但在这之外,他们在内容创作上也越来越专业,故事性也更强,未来的IP开发可能性也更强。

  以使徒子为例,就以工作室的名义一口气在腾讯动漫连载了多部作品。6月,使徒子在腾讯动漫开载了两部新作漫画《黑白有常》以及《斐然向风》;7月11日,使徒子3部新作漫画同天上线腾讯动漫,这三作品分别是《三界厨房》、《除了帅一无是处的我》以及《暗月代理人》。

  而在融资方面,使徒子创办的徒子文化在2016年8月曾获得昆仑万维1400万元投资,在2017年8月,也迎来了腾讯数千万的额投资。据了解,徒子文化目前签约漫画家、编剧近50人,并在建立动画短视频事业部及动画剧制片事业部,要提高原创漫画产能和品质及拓展相关漫画衍生业务。  而在融资方面,使徒子创办的徒子文化在2016年8月曾获得昆仑万维1400万元投资,在2017年8月,也迎来了腾讯数千万的额投资。据了解,徒子文化目前签约漫画家、编剧近50人,并在建立动画短视频事业部及动画剧制片事业部,要提高原创漫画产能和品质及拓展相关漫画衍生业务。

  而郭斯特的有狐文化,同样也被腾讯投了数千万,此前有狐文化获得了磨铁图书的投资,开始“原创漫画+自媒体+图书出版+动画”等多形态多渠道的内容孵化模式,策划出版了《关于我最喜欢的他》《快把我哥带走》《一品芝麻狐》《一条狗》《头条都是他》《非人哉》《单恋大作战》等畅销漫画书。

  使徒子和郭斯特的发展轨迹,其实更有代表性,毕竟对于创作者而言,内容本身才是其竞争所在,而商业运营乃至平台运营,对于多数内容创作者而言,还是有相当门槛的——也是期待着两位网红的作品能够在后续有更好的表现。

  内容创业这条“不归路”凤凰娱乐(fh03.cc)

  而曾经排名和报价最高的“天才小熊猫”,则保持着一贯的“高冷”,无论微博红火还是微博冷清,其创造的节奏都是相当之慢,而网友们则以其收取的广告费是否花完来调侃小熊猫的微博和微信公号发布频率。其在诸多大v们以流量开始多元化拓展,以及纷纷成立公司、融资乃至创业的诸多诱惑之下,也显得“特立独行”。

  但无论是退出条漫界的安妮,还是保持更新的使徒子郭斯特,以及失去同道大叔身份的蔡跃栋,以及保持很低活跃程度的天才小熊猫,在过去的数年里,一定也都经历过微博被唱衰、各大风口轮番上阵的冲击,是要跟进做直播?还是要考虑做短视频、开抖音账户?但又如何在这些层出不穷的应用中,保持他们创在的IP的风格和魅力?以及在接受投资之后的财务考量等等,他们和所有的内容创客所面临的挑战和诱惑是一样的,在这样一个快速变化的时候,如何始终保持走在前沿?

  但,就如同蔡跃栋的抱怨并没有引来太多的同情一样,作为曾经的弄潮儿,这些头部的条漫作者们享受过流量和商业的红利,而在逐渐失去光环的同时,也比更多的没有出头的普通内容创作者幸运太多——在内容创作这条不归路上,没有谁是天然的赢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读娱。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