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美好大片 >

旋转的美好时光——成都大碗茶

编辑:凯恩/2018-11-14 12:50

  田田、晓辉和我是在一个秋日来到成都的,田田说我们是专门去成都喝茶吃小吃的,她说她要在这几天净增十斤,看着她本来就圆圆润润的身体,我们笑了,难怪有这样的身体,因为有着这样放纵的豪迈!

  我们一同去了锦里、宽窄巷子、耍都、春熙路,但是我们三个女人却不约而同地说喝“鹤鸣”的时光是最美的时光。

  “鹤鸣”是我们偶然间发现的,粗旷、自然却古香古色,这符合我们相约而来的初衷:喝茶、听书、吃小吃、掏耳朵,体验成都印象——慢生活。我们一早就进了去。这“鹤鸣”是在人民公园的美好湖旁边,一大片喝茶的桌椅。这“一大片”是我四十多年来从未见到过的“一大片”,这气势呀!脚下有不知名的树叶,当然,空中还有正在飘落的树叶,缓缓的、渐渐的、徐徐的……我们要了三碗茶围桌而坐,看着这并不细腻的盖碗,似乎香气就从这瓷的缝隙中渗了出来,你桌、我桌、她桌、这一大片充满了一股淡淡的香气,这香气似乎欲罢不能……“茶之大道、和合天下!”人说:喝茶其意在茶味,其境在茶道,其形在茶具,其象在茶人。

  晓辉独爱喝铁观音,这是我——她的这个老友早就知道的,当然她最具“观音韵”——清香雅韵、极其讲究。每每和她在一起,她总是静静的品着铁观音,一点唏嘘声也没有,与众人所喜欢和了解的大口喝茶唏嘘不己极不相称,她极不讲究茶具、总是小口小口的喝,也许她所了解的“观音”茶如观音,是不能有太大动静的,这也是她的美丽所在了。田田是一个极具个性什么话也敢说,将生活诠释得最彻底、最直白的女人,她总是我行我素、靓丽七彩、时尚劲霸。如碧螺春,外形条索结实,绿翠多毫,冲泡后、香气鲜爽持久,有一种浓浓的豆花香,田田也常说女人喝豆浆才好!

  我们三个女人却有着不同的钟爱。我却极其热爱喝普洱,普洱可以以多种形式展现,如药丸、圆球、象棋、屏风、大匾。保存越久越香,保存得当、可保存一百多年,叶底黄褐粗黑,加工时要求鲜叶有一定的成熟度,不象别的茶越嫩越好,我不会喝茶,却独爱普洱,也许因为普洱的形状—百变,田田说我是百变女人,我喜欢这样的说法,极其粗旷又极其细腻,极其粗俗又极其文雅,极其放纵又极其保守,极其大大咧咧又极其心细入微。

  我们一起喝着茶,没有阳光,成都在深秋总是阴雨多而晴天少有,因为看不见阳光的转移,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滞,这茶,这树叶,这呢哝软语,这老虎灶,这亭子,一切的一切仿佛被封锁在了这一刻,多么美好的时光啊!心素如简,人淡如菊。这时候,我注意到了邻座的三位老阿姨。

  “我们每天来打太极,打完太极来喝茶,十一点准时下班。”调皮的老阿姨说离开这里叫下班。

  我顿时不知说什么好了,我什么也不会说了。腰不弯,眼不花,耳不聋的三位老阿姨都是如此高龄!

  “孩子,你很快就到我这个年龄了”。85岁的阿姨看着我指着自己,顿时,我的眼泪充满了我的眼眶,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因为害怕,也许因为感动,岁月似乎旋转了起来,下一刻的我也许就象我身边的一位老阿姨一样地年龄了,已是过来人的老阿姨似乎在向我叮嘱着什么,似乎是“抓紧”,似乎是“珍惜”,我仿佛被时光旋转到了80岁,89岁的老阿姨也许看穿了我的心思。

  “没事,没事,你还早,有很长时间,现在政府补贴越来越好,这好时光,你们多的是。”。

  谢过了老阿姨,回到了座位上。晓辉,田田在静静地喝茶享受着这美好时光,我也回到了这美好时光里,这美好时间,如花间月(是我们在锦里喝茶的茶馆名),稍纵即逝,如果进去了,就会搁浅了,幸福被搁浅在三位女人身上,有永远,该多好。

  我们一直在喝着茶,当然我会像老阿姨一样地享受这美好时光,时光美好要用心去享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