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美好大片 >

世间所有的美好都在这部印度片子里了

编辑:凯恩/2018-11-14 17:48

  早 些时候,中国的电影市场是国产片,欧美大片和日韩电影三分天下。但随着11年《未知死亡》在各大视频网站上的火爆点击,印度电影也开始慢慢进军中国市场。 14年的《我的个神呀啊》,是印度宝莱坞票房冠军阿米尔.汗继未知死亡后的又一力作。在大陆上映时宝强的配音更是为整部片子增添了不少喜剧色彩,在中国的 口碑颇佳。

  这 部《小萝莉的猴神大叔》是今年七月份上映在印度本地上映的又一佳作,虽然163分钟的片长让很多人坐不住,但片子糅合了印巴的种族矛盾,宗教与政治的冲 突,信仰的跨界和关于亲情爱情的种种。虽然涉及的元素都是沉重的东西,但导演却把所有的东西都用细节来表现,因此并不显得空洞乏味,反倒是每隔30分钟就 会响起的印地语背景音乐,和无处不在的集群乱舞,带动了片子整体的轻松的气氛。

  这是一部关于旅途和回归的故事。帕万 帅气健壮,但却并不是一个聪明的哈努曼神信徒。高考二十次都没过,在二十一次终于考过的时候,父亲难以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喜报,带着笑离开了人世。帕万没了 依靠,便投靠父亲在德里的老友雅南德。只为谋求一份差事。从此他把家安在了雅南德家的顶楼,并喜欢上了雅南德家的女儿,拉茜卡。

  虽 然帕万和拉茜卡的第一次见面并不是那么愉快。帕万为了五块零钱伤透了脑筋。我要给你五块,但我只有十块,你又没有五块。怎么办呢?“五块我不要了。”“那 怎么可以,我必须找你五块。”“那把这十块给我好了”“可还有我的五块呢。”虽然这是一个让人发笑的执着傻子,但他至少他是一个诚实的人。没有所谓的绅士 风度的花花肠子,但不贪图小便宜。

  哪 怕所有人都觉得这个人是个傻子,但拉茜卡看得到这个哈努曼神忠诚信徒身上的闪光之处,就在父亲雅南德为拉茜卡安排相亲的时候,拉茜卡却牵着帕万的手走到了 父亲面前。拉西卡聪明性感,又有一份体面地教师的职业。她可以拥有一个更好的归宿。但拉西卡却认定了帕万。她有慧眼识人的能力。

  虽 然雅南德口口声声说帕万必须有一栋房子,在帕万成为能够配得上拉西卡的男人的时候,自己才会把女儿许配给他并给了他半年的时间去攒一栋房子的钱。这其实是 对帕万和拉西卡的婚事的默许,拉西卡当即保住了父亲,感谢他的成全。但帕万不懂,他把这些当成了一项任务。六月期到,必须有一套房子,否则拉西卡就会嫁给 别人。“我是哈努曼神信徒,我从不偷偷摸摸做事儿。”不要隐喻,只要一个许诺。

  帕 万离开家,没有攒够买房子的钱,却带回来了一个小女孩儿。这个叫沙希达的巴基斯坦女孩儿,长到六岁依旧不会开口说话,母亲带着她到德里的清真寺去乞求神 明,“只要我的女儿能够开口说话,能够上学,我什么都愿意。”但在回巴基斯坦的途中,列车临时停车,沙希达跳下列车去救掉在坑里的小羊羔,但列车却在这个 时候疾驰而去。沙希达跳上了铁皮货车,但这辆车却在印巴的边境掉头驶往德里。

  “五分钟之前,我的女儿明明还在。”“虽然只有五分钟,但已经跨越国境。进入印度,你需要再办一次护照签证。”就这样母亲绝望着回到了巴基斯坦。

  沙 希达被列车带到了德里。帕万在节日狂欢之后在路边喝水,沙希达就在不远处带带望着。帕万示意她过来。沙希达喝掉了帕万杯中的水,吃掉了帕万买给她的薄饼。 在帕万走的时候,紧紧跟着他。他是唯一的救命稻草。寄人篱下的帕万知道把这个女孩儿带回去不妥,但独自上了车之后却放不下,他还是把这个不会讲话的小哑巴 带回了雅南德家,并为这个小女孩儿取名为穆尼。

  “她 这么漂亮,一定是一个婆罗门。”面对雅南德的质疑追问,帕万一直坚持。但不同国家,不同信仰的人在生活细节上始终是有差异的。穆尼不喜欢印度教素淡的蔬 菜,所以才会在信奉清真教的人家中大口吃着鸡肉。帕万并未留意到。真正让帕万确信穆尼不是印度教徒的是,他亲眼看到穆尼进到清真寺,裹起头巾,掌心朝着 脸,开始祈祷。这是忠实的哈努曼神所无法接受的。

  但穆尼真正穆斯林教徒身份被揭开,是在全家人一起看球赛的时候。当巴基斯坦队进球的时候,雅南德一家都极为沮丧,但穆尼却很开心。因为她认识巴基斯坦的国旗。在巴基斯坦对大获全胜的时候,雅南德一家人都很低沉,但穆尼却高兴的跳起了舞,甚至亲吻了电视中的巴基斯坦的国旗。

  在印度,宗教信仰是一件很严肃的事儿,信仰不同宗教的人甚至不能通婚。更何况这是一个来自敌对国家的穆斯林女孩儿。雅南德无法容忍这一切,要帕万尽快将这小女孩儿送回巴基斯坦。

  虽然很舍不得,但帕万还是拿出了买房的钱找托中介把穆尼送回巴基斯坦。当她买了穆尼想要却没能买给她的镯子要送给穆尼的时候,却发现中介把穆尼送到了妓院。开门的那一刻,老鸨正抱着穆尼,那口口声声承诺会将穆尼偷渡到巴基斯坦的男人正在数钱。

  帕 万无法接受这一切,砸了场之后帕万发了疯似得做出了决定,要亲自带穆尼回到巴基斯坦,找到她的亲生父母。终于走到印巴边境,阿布阿里带着帕万穿过暗道进入 巴基斯坦边境,但却要在那里等着边防军的出现。“我是一个哈努曼神信徒,我绝不会偷偷摸摸的做事。”两顿拳打脚踢之后,巴基斯坦的边防军说,“等到我们再 次巡逻的时候,最好别让我看到你。但这十分钟内,你想要去到这一边,或是那一边,我们都不知道。”但第三次巡逻,帕万仍站在那里,“我需要得到你的许 可。”这么一个傻子,但边防军首领看到帕万身上执着坦荡的一面,于是给帕万了许可,并放行。不要遮遮掩掩,哪怕受苦,也要做到能够坦然面对神灵。

  但到达巴基斯坦后仍是困难重重。穆尼不知道自己的家乡在哪儿,叫什么名字。更令人头疼的是,一个三流的记者纳瓦布为发稿将帕万说成印度间谍,在巴基斯坦一路被警察追捕。

  逃 至清真寺,帕万还在为自己是印度教徒而纠结,但清真寺的主教却说清真寺欢迎所有的人。并在警方查询的时候替帕万掩护,并亲自骑车将帕万和纳瓦布送至郊外。 在分别之时,主教按照穆斯林礼节道别,真主保佑。帕万把手放在嘴边的时候却呆住了。因为一个印度徒这时候应该说的,是罗魔神万岁。最后教主走的时候,挥挥 手说了句罗魔神万岁。看似万世不可和解的宗教矛盾就在这一个动作中释然。

  顶着警察的一路追捕,纳瓦布同帕万协力,最终还是将穆尼送到了家乡,找到了穆尼的双亲。但此时,警察却逮捕了帕万,为了挽救政府的声誉,不惜将间谍之名强加给帕万。此时片子的矛盾已经上升到种族矛盾和政治矛盾,高潮迭起。

  但 在最后的关头,政治虽是一国最为强硬的力量,但最终还是屈从了人性。底层的警官和守卫的边防兵在大众舆论的导向下,还是将帕万送至了印巴边境。众人冲破了 边防的大门,为帕万踏出了一条路。等在围栏那头的,是拉西卡和向自己致敬的雅南德。在帕万即将踏上印度的土地时,从未开口讲话的沙希达居然发出了声音,她 叫着叔叔,罗魔神万岁与帕万相拥。

  片子至此结束。印巴的民众不再相互敌对,印度教和伊斯兰教也消除敌对,沙希达回到了自己的家,也开口讲了话,帕万也赢得了美人心,更赢得了岳父的尊敬。这圆满的结局,源于帕万对神明的敬畏。“神明会给我指引的。”神明引的不是路,而是在启发内心的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